全球最“穷”总统退休了

对于“最穷总统”的标签,穆希卡说,认为他穷的人,是因为他们错误地理解了财富,他说,真正的“穷人”,是那些“欲望太多、总是想要得到更多”的人。

“我并不感觉自己穷。真正的穷人是那些只为了维持奢华的生活而不停卖命工作、总是想要更多的人。说我只有几样东西也没错,但俭朴让我觉得非常富足。”

现年79岁的乌拉圭总统何塞·穆希卡卸任,继任者塔瓦雷·巴斯克斯3月1日宣誓就职,将在下一个5年领导乌拉圭。

多年来,这名前左翼游击队领导人被称为世界上最穷的总统,他没有存款,也没有债务,甚至没有银行账户,也没有房产,他最值钱的家当是一辆大众甲壳虫老爷车。这辆1987年出厂的天蓝色甲壳虫也成为他朴素生活的象征,曾有中东富豪开价100万美元购买这辆甲壳虫,但被穆希卡拒绝。

对于“最穷总统”的标签,穆希卡说,认为他穷的人,是因为他们错误地理解了财富,他说,真正的“穷人”,是那些“欲望太多、总是想要得到更多”的人。

自穆希卡任职乌拉圭总统以来,他一直开着一辆甲壳虫。他透露,去年6月份,他出席玻利维亚的一次峰会时,不少人肯花大价钱买他那辆毫不起眼的旧车,出价最高的是一位阿拉伯酋长,开出100万美元的价格。而这辆甲壳虫的价格,估价可能仅1000多美元。

他曾说,如果最后决定接受交易,将用那笔钱救济无家可归的人。随后,网友们都在猜测,穆希卡是否会把这辆车卖给那位富豪酋长。

11月14日,穆希卡接受乌拉圭电视台采访时,给出了答案。他说,自己不会出售甲壳虫座驾,他不想让那些送给他这辆车的老朋友不高兴。他说,这辆车是他的妻子和朋友送的,所以无论对方出多少钱,他永远都不会卖掉,“不能伤了凑份子的人的心。”

穆希卡说:“我不知道这辆甲壳虫哪天就会跑不动了,但我知道的是,只要我活着,它就会睡在我的车库里。”

1935年5月20日,穆希卡出生于蒙得维的亚附近一个小镇的农民家庭,上世纪60年代,他加入当时的左翼游击队;1973年,他被作为政治犯逮捕,在监狱被关押14年;1985年,穆希卡获释。他出狱时说,监狱生涯并未让他放弃改善国民生活的愿望。1995年,穆希卡出任国会议员,正式走上了政坛。

2009年10月,穆希卡作为执政党广泛阵线候选人被推选参加总统选举。11月,穆希卡以52.6%的得票率当选为新一任乌拉圭总统,2010年初正式上任。

他当选总统后的财产申报(2010年)令人难以置信:家产约1800美元,其中最值钱的就是那辆甲壳虫轿车。由此,他被称为世界上最穷的总统。即使加上他妻子的地产、房屋、拖拉机,他们的家庭财产也只有21万美元。

根据最近穆希卡夫妇公布的财产申报,乌拉圭第一家庭总资产约32万美元,其中包括一个价值10.8万美元的种花农场、约10万美元现金、房子,以及3辆拖拉机和一辆甲壳虫小轿车,4辆车总计价值4750美元。

在穆希卡身旁,经常可以看到三条腿的狗“曼努埃拉”。穆希卡有一次开拖拉机时压到了“曼努埃拉”的腿,让“曼努埃拉”落下残疾。此后,穆希卡去哪儿都喜欢带上“曼努埃拉”,有时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,他也会说,该喂“曼努埃拉”了。

他曾说,14年的牢狱生活塑造了他的人生观。即使成为总统,他依然坚持俭朴的生活。

他当选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,拒绝搬入,因为“那里比牢房大太多”,坚持和妻子住在郊外的农场;他拒绝防弹轿车接送,坚持每天开着自己的甲壳虫上下班;他平时不喜欢穿西服、打领带,穿着很随意。

穆希卡还宣布,把每月90%的薪水捐给社会福利机构。穆希卡月薪大约1.2万美元,他只留下1200美元作为个人生活消费。乌拉圭穷不穷

他说:“这(10%的薪水)已经足够用了,毕竟,还有很多人连这点钱都赚不到,我又怎么能说不够花?”他曾公开说,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已经很满足了:“拥我所有,我活得很好。”

自2010年担任总统以来,他向住房保障公益组织捐赠2.5万美元现金和价值6万美元的重型设备,改善人民住房条件;向执政党联盟捐了8.6万美元。

穆希卡的妻子、国会参议员圣卢西娅说,在处理国家政务之余,穆希卡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整理菜园,带着爱犬出门溜达,或者开着自家拖拉机,在农场里种菜。

穆希卡的俭朴,也反映在他的政治观点上。他倡导世界和平、反对消费主义。2012年6月,穆希卡参加在巴西举行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大会时,公开表示现有的国际发展模式完全行不通。他说:“如果地球上每个国家的人都像发达国家一样的消费和浪费,这个星球还有足够的资源让数十亿人口来消耗吗?”他指出,如果用西方发达模式去推动发展中国家达标,其中必定要鼓励一般普通人不断消耗资源和不断花费。他说:“我们要采用发达国家的发展和消费模式?让我来问你们,如果在印度,每户家庭都拥有和德国家庭一样多的车,这个地球会变成什么样子?我们是否还有足够的氧气?”

2013年,穆希卡还批准合法化法案,使乌拉圭成为全球首个允许种植、销售和吸食的国家。

穆希卡执政以来,一直致力于打击毒品走私。他说,让合法化只是为了规范市场,并对其征税。“我们曾经将市场作为礼物拱手送给了毒品走私贩,然而他们腐化了整个社会,比毒品本身的危害还大。”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s://vastsvenskan.com/,乌拉圭队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